协会动态
物流“象牙塔”:走出与回归——访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副教授蔡临宁
来源:现代物流报 | 作者:pro260dba | 发布时间: 2016-09-12 | 3704 次浏览 | 分享到:

   ● 初踏教学岗位之时,便受 “大龄学生”种种刁难;
   ● 全世界都有他的课堂,练就一身 “空中飞人”功夫;
    
● 工作没几年便出版教科书,但多年来一直没时间去再版;
    
● 为知名企业设计物流仓储模型,也是2008年奥运物流规划主力军;
   ● 肩负教学、科研、行政等多重工作职责的他,连吃饭时间都需要抢;

他就是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物流工程实验室主任,物流与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北卡罗莱纳大学全球供应链领袖双学位项目主任,副教授蔡临宁。

 

清华大学,中国乃至亚洲最著名的高等学府之一。在供应链领域的教学与研究位列中国大陆地区第一位。作为这里的教授,全国顶尖的“高精专”人才,背后需要付出多少心血和努力,你又知几何?读完以下现代物流报记者对蔡临宁教授的采访,也许你会明白。

 

  疲惫,但为肩负的使命而感到光荣    

 

一间大约15平方米的房间内,三个书柜、一张办公桌、一张小小的茶几,还有一辆山地车,书柜和办公桌摆满了各种书籍,这看似有点普通、有些狭窄的办公室,就是蔡临宁教授工作多年的地方。

 

工作行程满档。“实在抱歉,让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蔡教授边收拾餐盒边对记者说。的确,当记者准时如约来到蔡教授办公室时,他正在用午餐,当时已是下午两点整。

 

当然,蔡教授并不是因为忘记了这次采访,而是他实在太忙。“我刚从美国回来,一周内需连续补上四天的‘课债’。上午刚讲完课,紧接着又参加了学校的会议,现在抽空吃口饭。”蔡教授解释道。

 

这样的清华大学教授,确实让记者有些诧异,但同时也深深体会到蔡教授对教育、科研事业的热爱与责任。“每个月,至少有一周的时间需要往返国内外。6月份,去了俄罗斯,深度学习了当地的物流、能源、商贸体系;7月份,去了意大利,针对当地的知名品牌的品牌塑造和供应链体系进行了调研,包括玛莎拉蒂汽车等产业;8月份,刚去了美国的西雅图、波士顿,主要针对我们清华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全球供应链领袖双学位项目学生特别设计的全球教室项目;9月份,将去德国,深度考察当地的工业4.0;10月份,因为是开学季,暂时没有安排国外行程;11月份,日本的‘工匠精神’……”蔡教授细数着近几个月来的全球之行。

 

当然,除了频繁的国际调研、考察之外,蔡教授国内行程同样不少。“对于国内,主要是针对一些重点物流节点城市进行实地考察。这些调研活动大部分会带领学生一起前往,以便边考察边教学。”蔡教授补充道:“我们在设计每一次全球教室的时候,会从经济、产业、产业链和文化四个维度着手。只有这种立体严谨的设计,才算得上是一套完整的全球教室,学生才能有真正的收获。”

 

科研服务产业。大学教授往往分为两种,即理论研究型、应用研究型。清华大学也不例外,蔡教授正是属于后者。另外,据蔡教授介绍,他的授课内容,主要侧重于两个方面,即厂内物流与厂外物流。厂内物流也就是当今的“智能物流”;厂外物流,指的则是供应链管理。“其实,无论厂内物流还是厂外物流,我的教学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学生学会如何实现企业的降本增效。”蔡教授说道。

 

据记者了解,近年来,蔡教授除承担大量教学科研工作,也为众多大型企业做了大量的物流、供应链设计工作。如神华集团、中石化、中外运、李宁、中兴等大型企业的物流网络设计、厂内外物流设计、企业整体战略设计、终端配送网络优化等工作,为这些企业的降本增效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挑战,高质量教学要与时俱进    

 

1999年,刚从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博士后毕业的蔡临宁,选择走上清华大学的讲台,从此开始了自己精彩而又充满挑战的教学之路。

 

“少师”与“老生”的激辩。“这些年来,由于我主要给MEM、EM-BA班讲课,所带的学生大部分也都是在职人员,其中85%以上都是董事长、总经理。记得1999年那年,刚满30岁的我初上讲台,就体会到了老总们的各种‘下马威’。”蔡教授回忆说。

 

的确,在职学生不同于一般在校大学生,他们来自“不同的轨道”,且都打拼多年,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因此,他们不会如一般大学生那样去崇拜老师。

 

而更多的时候,他们则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态去审视老师所讲的内容,甚至毫不留情地批评、刁难他们认为“讲得不好”的老师。“记得在一节刚刚开始的EMBA课堂上,针对我提出的理论观点,一名学生提出不同的看法,我俩便‘唇枪舌战’地争辩了整整一节课的时间。最后我‘大获全胜’,但同时也惊呆了在场的每一位同学,最终我赢得了全班同学热烈的掌声。”蔡教授笑言。

 

虽然取得了那场争辩的胜利,但蔡教授也进行了反思。他开始根据学生自身特征,主动调整自己的知识结构、教学方法,注重理论与实际的高度融合。“对我而言,适当与学生发生一些分歧,不乏是一件好事。因为通过这种争辩,让我更加了解学生的所思所想,这也是我与学生达成进一步沟通的对话通道”。蔡教授认为。

 

更注重结合实际的教学。新时代,大家都在讲创新、创业,去年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今年教育部又把创新、创业作为大学的常设课程。而据蔡教授介绍,其实清华大学早于2012年就开设了这样的课程。

 

“大部分来清华读MEM、EM-BA的在职人员都是怀着创新、创业的目的而来,他们注重知识的实用性,对于物流从业者而言,更是如此。因此,物流教育必须重视与实际相结合,现场教育也就至关重要。”蔡教授考虑说,“如今的教师职业已不能单纯地被定义为脑力工作了,而是应该更注重‘动手’能力。”

 

“学生在‘learning by doing’中才能学到真东西。”蔡教授强调,“这也是我在多年教学过程中感触最深的方面。”据蔡教授介绍,为了开创高级工商管理教育新模式,在他的倡导之下,他出任主任的清华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全球供应链领袖双学位项目开设了全球教室,涵盖包括德国、荷兰、意大利、俄罗斯、以色列、迪拜、日本等在内的标志性国家及地区,并在教学设计中设置了创新、创业课,希望培养出具有国际视野和创新思维的,既有扎实管理理论、又有丰富管理技能的商界领军人物。

 

“培养具有全球化视野、工程师思维、企业家精神的产业新领袖,就是我的目标。”蔡教授强调。

 

教学也需运用互联网思维。当今,在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的冲击之下,各行各业集体“触网”,教育行业也不应例外,互联网思维教学模式是大势所趋。但“互联网+教育”这一新模式,对于一部分教师来说却是一种挑战。而对于蔡教授而言,这一压力已相对较小。为什么这样说呢?“前段时间受某省级政府机关单位邀请,给当地官员开展电商与物流方面课程。在接受该项邀请之前,我首先要求他们设立一个微信群,而且必须通过该群回答我若干问题。因为只有提前了解到当地发展电商、物流的问题所在,才能进一步明确讲课的落脚点应该放在哪里。当然,如果他们连微信都不用,那也做不好电商了。”蔡教授告诉记者。

 

如此看来,原来蔡教授早已把互联网思维逐渐渗透在他的教学过程之中了。“通过微信群方式,不仅有助于快速调整教学方案,同时,还可以在群内抛出一些问题,进行教学测试。这样既可以改变课堂上‘你一言我一语’较为混乱的课堂场景,又提高了教学效率。这种做法我称之为‘教育的O2O’。相信未来五年,我国教育势必会走出一条线上、线下有机结合之路。另外,今年下半年我将推出在线课程,为学生提供不同渠道的学习通道。“蔡教授进一步补充道。

 

  寒流,危机之下更应探索机遇    

 

“前不久,我和一些业内专家就当前经济发展态势做了深刻探讨,一致认为在全球经济危机过后,我国整体经济压力非常大,其发展态势呈现一个巨大的‘L型’。而此时我们正处于这个‘L型’的谷底。且这一阶段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蔡教授对记者说。

 

的确如此,记者认为这也是一个极为客观的判定。当前国家正在推行供给侧改革,其目的也正是想尽快走出“谷底”。“在我看来,供给侧改革开启了物流产业发展的新机遇!”蔡教授称。

 

去库存冲击波。众所周知,铁路运输在我国运输总量中占比极高,我们也称之为“黑货”运输。而从供给侧改革战略所涉及的五大方面来看,其中既要去产能又要去库存,那到底去谁的产能?去谁的库存?

 

答案就是:去钢铁、煤炭等重工业的产能,去房地产的库存(这一举动又直接影响到钢筋和水泥产量等问题)。而我国的铁路运输对象主要就是钢铁、煤炭、矿石、钢筋水泥等重工业产品,如此看来供给侧改革的确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到物流产业。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铁路运输也是如此。虽然受产能下降带来运量的减少,但这可能也预示着铁路迎来了其‘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阶段。此时铁路部门应该积极调整方案,比如发展‘总对总’项目、加速‘白货’运输就是非常好的选择。”蔡教授强调。

 

莫做盲人摸象。“不可否认,当前我国物流发展水平与国外有着一定的差距,总结起来那就是路漫漫其修远兮。”蔡教授说道,“长期以来,我们习惯说我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18%、17%,而发达国家物流成本只占其GDP的10%左右。所以,大多数人认为只要把我国的物流成本也降到10%,就能缩小与国外的差距,就能攫取更大的利润,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盲人摸象’的说法。”

 

为什么这样说呢?这还得从“结构”谈起。蔡教授进一步解释道:“中国的能源结构和发达国家是不一样的,煤炭是我国主要的能源之一,而我国的煤炭能源主要分布在北部、西部,消费市场又主要集中在东南部,因此造成了大量的、长距离的由北至南、由西至东的能源物流运输形态,而这也是为什么我国的能源运输成本如此高昂的主要原因。”

 

另外,据记者了解,也有很多人经常把问题归结为政府的乱收费、高赋税等问题。可政府不收费了,成本就能降下来吗?“这样的判断显然没有说服力。因为货运在任何国家都是要收费的,例如美国也是收费的。其实,大家忽视了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油价高。”蔡教授说。“因此,在这种能源结构状态之下,我可以预计的是,未来我国的物流成本有可能会降至GDP总成本的15%或13%,但我认为绝不会到10%,除非世界出现了某种能源革命,我国也不再是以煤炭为主要能源供应体系了。”蔡教授肯定道。

 

  对话蔡临宁  

 

现代物流报记者:经历了长期的 “少师” “老生”教学历程,您现在看上去依然活力十足,您是如何保持这种年轻状态的?

 

蔡临宁:哈哈,首先谢谢你的夸赞,其实我感觉自己早已不再年轻了。去年,我带着EMBA的学生前往青岛开展全球教室,在当地我们共同前往海尔集团,并拜访了首席执行官张瑞敏先生。和同学们在一起时我突然意识到,曾经总是给比我年长的学生们上课,带着他们前往不同的城市与企业学习,而现在身边的学生都是我的晚辈了。

 

和张瑞敏先生聊天时我也谈到了这个感受,我对他说:“在我大学时期,我的老师就结合您砸冰箱的案例给我上课,而今我却能与您面对面的聊着行业,聊着市场,聊着企业战略,感觉很不可思议,突然感觉青春已经离我远去了”。张瑞敏大笑道:“那这样看来,我岂不是更老了!”当时大家异口同声的笑了起来!

 

现代物流报记者:在您多年的教学、研究生涯中,有哪位学生令您印象最为深刻?

 

蔡临宁: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名美国女学生,她是富布莱特奖学金获得者,这个奖项是美国高校针对一些优秀的、有望成为未来领袖级人才的学生颁发的。

 

这名学生想了解中国的物流,于是她爬上了中国的大卡车,跟着卡车司机一块去送货,而且是跨区域长途货运。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不但非常辛苦也很危险。我非常佩服她这种不怕吃苦、勇于探索的精神。

 

当然,我不主张我的学生都这样做,但希望他们也具有这种精神,尤其是物流专业的学生,最需要的就是这种脚踏实地的学习精神。

 

现代物流报记者:多年的科学研究,哪项研究成果令您感到最有成就感?

 

当时受国家奥组委奥运物流系统规划部门邀请,我担任了奥运物流规划设计工作。就在那时我们清华大学-北卡大学物流与企业发展中心,把奥运供应链作为当时主要研究课题,围绕这一话题我们研究出一本白皮书。同时,能参与祖国盛事并贡献一份力量,令我深感自豪。

 

现代物流报记者:清华大学-北卡大学物流与企业发展中心,对我国物流人才教育事业起到哪些作用?

 

蔡临宁:物流产业发展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企业为了实现多元化发展,往往会成立各种各样的事业部,比如供应链事业部。但部门成立后却发现很难招聘到与岗位相匹配的人才,尤其是供应链高级管理人才。

 

因此,我们清华大学-北卡大学物流与企业发展中心就下定决心,希望培养出一批优秀的供应链管理方面的人才。为此,我们开始筹划这一工作,首先进行教学大纲设计、教学体系设计,然后报批教育部。很快,在2012年,我们的清华大学-北卡罗莱纳大学全球供应链领袖双学位项目就成立了,而这一举动也推动了我国的物流供应链高端人才的培养步伐。

 

现代物流报记者:多年的教学生涯,您是否有教学 “秘笈”?

 

蔡临宁:不能说“秘笈”。举个例子吧:我们的全球供应链领袖项目共18个月的课程。其实,在这18个月里我只教给学生一样知识,那就是——“供应链思维”。

 

因为,现今任何一家企业的成功,都应归功于整条供应链的成功。因为,只有解决了上、下游的问题,自己的企业才能从中获益,才能获得成功。

 

现代物流报记者:撰稿出书,是大学教授一项重要工作内容,您在如此繁重的教学、科研生活中,是否还有时间去写书呢?

 

蔡临宁:1999年,初踏教学岗位,那时教学资源非常匮乏。于是在2001年,利用去德国调研考察时的空闲时间,把两年来的讲义等资料进行了详细的梳理,然后沉下心,写出了当时专业度比较高的一本教科书——《物流系统规划—建模及实例分析》。

 

随着行业的发展以及科研成果的不断翻新,物流专业相关教科书越来越多,但我这版教科书却一直被一些高校(如北京交通大学)所沿用,至今已翻印十几次。在十几年间,出版社不停地问我,这本书何时可以再版?但由于时间问题,这个问题一直未能解决。看看今年吧,也确实需要把这本教材进行一下再版,以供学生获得更先进的相关知识。